— 墨澜枫 —

优秀好管家(彩蛋)【加里安X林迪尔】

彩蛋部分当然要从加里安贴身照顾开始写,感觉秘书更适合温水煮青蛙(瑟大王你一定是故意安排的。)

加里安身上几处伤口并不致命,林迪尔被医生抬到床上,箭头刺入太深,医生不得不剪开林迪尔身上的衣服,方便取出箭头。伤口在左肩膀上,带着倒钩的箭头没入皮肉里,鲜血仍旧从伤口里汨汨地流出来,之前已经干涸的血迹贴在白皙的皮肤上,留下刺眼的猩红色。加里安第一次觉得要是这个精灵救不回来了,他会痛苦到心碎。

医生熟练的擦好麻药,尽量减轻取出箭头的痛苦,但是医生在取出箭头的时候林迪尔还是从昏迷中被疼醒了,从身体上生生撕下一块肉的疼痛又怎么是麻药能够轻易减轻的。

“你……你告诉密林之王,埃尔隆德领主要我转告他……”林迪尔的嘴唇疼得都没有了血色,死死抓住一旁加里安的手,“魔多的阴影……已……已经盯上了孤山,一切小心,千万不要……冲动行事。”

加里安拍拍林迪尔泛白的指尖:“放心,我一定转告。”

医生把治疗箭伤的药敷在林迪尔的伤口上,转移到加里安的卧室,又嘱咐道:“射中他的箭离肩膀的一条大血管很近,千万不要让伤口撕裂或者感染。”

几日风尘仆仆又遭半兽人袭击,林迪尔身上的袍子已经滚满了泥浆,破烂不堪。加里安决定先给他换一身干净的衣物。上身的衣服刚才已经完全剪掉,还剩下身的长裤,加里安让其他精灵去准备热水,自己处理好身上的伤口。林迪尔已经再次陷入昏迷,加里安只能再次剪开长裤,好在腿上没有留下伤口。加里安用沾了热水的布擦拭林迪尔的身体,胸口的几道鞭痕在白皙的身体上显得异常刺眼,他小心地避开了上药的地方,擦干净染血的身体,再拉起没有受伤右臂擦掉上面的污迹,然后是双腿,加里安不禁赞叹,林迪尔竟然有这样一副美丽的身体,白皙修长的四肢,骨节分明的手指,他肯定不是天天打仗的战士,虽然受了几日的摧残,现在脸上显出病态,但丝毫不掩饰他的俊美。怔了几秒后,加里安赶忙给林迪尔盖上薄毯,林迪尔还没有醒过来的迹象。

瑟兰迪尔允许加里安暂时休息养伤,所以他接连几日的工作都是贴身照顾林迪尔。早上第一件事就是先给林迪尔擦脸,然后把熬好的草药喂给他。躺着喝药又怕会呛着,加里安从来都是先把林迪尔扶起来靠在自己怀里,头枕在自己肩膀上,再一手端药一手喂到他嘴里,当然喂之前都要亲自尝一尝温度。一天两次喂药,无微不至的照顾,侍从觉得再这样下去自己会把他们看成情侣。

医生只负责把药交给加里安,换药的工作也要由他完成。解开胸口的纱布,加里安迫使自己专心换药,不要看别的,也不要想别的。伤口已经开始愈合了,加里安松了一口气,只要能愈合,林迪尔迟早会醒过来的。

“你?”

“林迪尔!你终于醒了!哦,我是密林的管家,我叫加里安。”

林迪尔微弱地点了点头:“谢谢你照顾我。”现在他只觉得头很晕,而且,他似乎是全裸地躺在床上。

“伤口已经开始愈合了。”

加里安放轻手里的动作,生怕换药的时候会碰到林迪尔的伤口,用绷带包扎更是小心翼翼,随着他的动作皮肤上划过若有若无的触感,林迪尔觉得加里安简直就是在触碰一件易碎的艺术品,心里痒痒的。

早上侍从端上来一碗还冒着热气的汤药,加里安还在洗漱,林迪尔想自己爬起来喝掉,无奈躺了几天的身体使不上力,笨拙地在床上挪动,僵硬的四肢完全不听使唤,看起来就像在床上费力挣扎。

“林迪尔!别乱动!”加里安怕他扯到伤口,一手托起肩膀一手搂住腰,把林迪尔整个圈在怀里,所有的动作都熟练完成。

“我来喂你。”加里安把勺子里的药吹凉,药香氤氲在四周氤氲开来,气流轻柔地擦过林迪尔的耳尖,然后递到他嘴边。

就着加里安的手喝下所有的药,林迪尔觉得这姿势太暧昧,却也温暖,能感受到隔着衣料的心跳,让他很安心的心跳。

“加里安,你平时不用工作吗?”林迪尔想缓解这种尴尬的气氛,但是除了工作,好像也没什么可说的,不禁更觉得自己这句话多余。

“陛下允许我先照顾你,等你好了我再去工作。”

“那等我伤好了,我弹竖琴给你听好不好?”

“好,你弹的竖琴我一定洗耳恭听。”加里安并不想放开林迪尔,这样靠在一起,密林里少有的温馨平静。

“加里安,晚上陪我一起睡好吗?我……我新换了地方有些不习惯而已。”林迪尔耳尖都红了。

“好。”加里安吻了一下那红红的耳尖,真可爱。

如果不是亲眼所见,加里安也不会知道,林迪尔竟然有抓着身边人衣角睡觉的习惯,月光柔和了他的睡颜,抓住加里安的衣角,安详平静地呼吸,似乎充满了依恋。


林迪尔伤口愈合得很快,鞭伤也只是留下了浅浅的印记,没几天林迪尔就求加里安给他找竖琴练手了。

晚上加里安让侍从抬进来一架,林迪尔兴冲冲地看着那架几乎和他一样高的竖琴,眼里满是激动,不等加里安揭掉遮布,就开始兴奋地拨动琴弦:“都很准啊,音色也挺好。加里安你想听什么?”

“随你,你喜欢什么就弹什么。”

“那就贝伦与露西安。”

刚要拨动低音部分的弦,肩膀的伤口就传来一阵剧痛。林迪尔疼得抱紧肩膀缩在一起。

“林迪尔!你伤口怎么样了!”加里安小心的解开他的领口,好在没有裂开。

“小心一些啊,别这么逞强。”林迪尔的眼睛里渗出应激的泪水,加里安捧着他的脸擦去粘在睫毛上的泪珠。

“可是我过几天就要走了,那就更没法给你弹了。”林迪尔一想起来几天后就要走,更觉得委屈,红了眼眶一副要哭出来的表情。

“没事儿,没事儿。总会有时间的,我们总有见面的时候。”

加里安慌忙擦着落下来的泪珠,竟鬼使神差地吻上林迪尔的嘴唇,温暖柔软的触感让他不想离开,等他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的时候,林迪尔已经主动加深了这个吻,张开嘴舔舐加里安的嘴唇,一点点浅尝辄止的舔弄。加里安毫不犹豫地勾住林迪尔的舌头在口腔里纠缠,舌尖扫过林迪尔的上颚,满意的听到了林迪尔越来越重的喘息。

“加……加里安,我已经爱上你了。”

“我也是。”抱起林迪尔放到床上,手沿着腰际继续向上挑逗,有意无意地触碰鞭痕留下的印记。

“无可救药。”


评论(13)
热度(27)

2015-07-19

2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