— 墨澜枫 —

刑警与法医【CP:ET】

傻白甜写多了有点儿腻得慌,所以这次换个烧脑的题材试试看。完结时间不定。 


我不是专业人士,文中若有任何纰漏,欢迎各位批评指正。 本文纯属虚构,案情线和感情线会一起写。 




声明:人物属于托尔金,我只有脑洞。 


背景:架空现代AU


配对:埃尔隆德/瑟兰迪尔,少量加里安/林迪尔 


人设:埃尔隆德刑侦队长 瑟兰迪尔法医 加里安实习法医 林迪尔刚毕业实习刑警 


分级:r 


备注:文中可会有尸体描写。 


在看文过程中如果有任何不适,请立刻转出!谢谢! 


在看文过程中如果有任何不适,请立刻转出!谢谢! 


在看文过程中如果有任何不适,请立刻转出!谢谢!


重要的事说三遍! 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chapter1




警局的人对埃尔隆德和瑟兰迪尔的关系都心里清楚,并不说破。谁敢没事儿就接近冷面法医还顺手揩油,休假时候一本正经地跑警局送爱心夜宵,又有谁能劳动解剖师大驾几年如一日的午饭给打汤、夹菜,得闲时给沏茶倒水的呢,关键是这茶水只有埃尔隆德敢喝。 




原本正在休短假的两人被局长一通电话抓去干活,说这是宗大案子,必须是你们两个得力干将出马才行。 


路上瑟兰迪尔一直愤愤不平地发牢骚:"我已经大半年没休过一天假了!一天都没有!就不能等我休假回来再折腾吗!" 


埃尔隆德知道他这是没睡醒,昨晚折腾得有些晚了,又是大早上就被叫起来,几乎是闭着眼靠本能迅速收拾干净的。到了地方他自然就醒了。 




小区楼下已经拉起了警戒线,负责证据采集的现场勘查人员也集结完毕,一队人马进入小区六层的案发现场。 


还没到六层,楼道里就闻到刺鼻的尸臭,这群住户也有真够神经大条的,这么大的味道才来报案,估计里面能提取到的有用线索已经不多了。走在队伍第三个的林迪尔已经开始忍不住喉咙里泛起的恶心,就算戴了护具也无济于事。 


为了不破坏现场,众人是撬开门进去的,一开门就是三具摆放成等边三角形的尸体,尸体已经高度腐败出现巨人观,身体表面的皮肤变成灰绿色,像吹起来的皮球一样紧绷着,脸也肿胀起来完全看不出原样,上面全是干涸血沫子,眼球突出,角膜浑浊已看不到瞳孔。 

林迪尔实在忍不住恶心夺门而出,瑟兰迪尔给埃尔隆德使了个眼色:你带的这个徒弟真是个菜鸟,这点小场面就受不住了,你看看加...... 

加里安一脸生无可恋的菜色,抿着嘴竭力忍下想要干呕的欲望,就算是实习法医也没有见过这种摆成三角形的巨人观的尸体,周围还有各种污物,满地狼藉。 

瑟兰迪尔叹了口气,失望的摆摆手,加里安立马逃离现场,跟林迪尔一起吐了个昏天黑地。 




所有人忙活了一上午,但现场竟没有任何线索,就像这三具尸体是平白飞进这座房子里的一样,脚印、指纹、毛发、血迹,什么都没找到,空旷的客厅里除了尸体就是落灰的沙发。 "这里也太空荡了,原来应该有个茶几一类的东西,找找看。"果然在阳台发现了原本应该在客厅的茶几,但是一番检查下来还是什么都没有。 这下案子陷入了困境,唯一的线索就是三具连脸都变人不出来的尸体。现在正值秋天,死亡时间应该在三到五天左右,但并不排除时间更长。唯一一处致命伤是头顶的钝器击伤,三具尸体死因相同。 


周围邻居大多是租客,不认识房主,更不知道这里什么时候发生过这么可怕的事情。经过一番查找房主是个老人,一个月前刚过世,儿女还没来得及处理老人留下的遗产就出事了,现在所有人都说这房子不吉利,甚至楼里的租客都吓得纷纷退租。 




市里高层迫于舆论压力,限警局一个月破案。靠,又不是他们跑现场。瑟兰迪尔想起来就窝火,狠狠咬了一口从埃尔隆德盘子里抢来的西兰花:"这毫无头绪的案子,这下得要忙活一阵了,休假计划彻底泡汤。"虽然嘴上这么说,瑟兰迪尔还是会好好工作的,一个前辈说过:"法医让尸体开口说话,让蒙冤者沉冤昭雪,让行凶者无从脱罪。"瑟兰迪尔尊重这种惩恶扬善的人。


埃尔隆德笑着抿了一口瑟兰迪尔给盛的汤:"忙完这个带你去看海吧,都听你念叨好久了。"


"但愿能有时间吧。不过倒是没看见加里安和林迪尔?他们没来吃饭?"


"他们俩都是新人,能吃得下才怪。" 


"那给他俩带几个馒头吧,什么都不吃对胃不好,下午的解剖交给我吧。"






chapter2:http://molanfeng.lofter.com/post/1d139f89_7b92f4b




 

评论(35)
热度(77)
  1. 疯狂的方块块墨澜枫 转载了此文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