— 墨澜枫 —

刑警与法医【CP:ET】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chapter1:http://molanfeng.lofter.com/post/1d139f89_7b5dc06


chapter2

瑟兰迪尔准备下午手术的用具。埃尔隆德着手联系房主的亲属,老人有四个子女,两男两女。
大女儿(45岁)职业主妇,结婚后没有工作,一直在家带孩子,现在孩子已经考上大学,本人赋闲在家。
二儿子(43岁)是私企白领,经常加班,同事们反映他平时老实巴交的,人很敦厚。
三儿子(41岁)自己在乡下经营了一个鱼塘,生意非常好,算是四个人中混的最好的。
四女儿(35岁)因为年纪最小,从小最得宠,非常注意保养,现在仍然是小清新系的美少妇,情史颇多。
生活都算中等水平,不是特别富裕,也不至于为了争遗产弄出这些事。
埃尔隆德决定找他们谈谈,毕竟锁上没有任何撬动的痕迹,应该不是强行闯入的。
"约他们来警局一趟。"

还没到见面的时候,又一个噩耗传到了警局,大女儿被人发现死在了自己家里。所有人赶到现场的时候,一个小姑娘惊恐的缩在门外,哭得伤心欲绝,好心的邻居大婶一直安抚小姑娘的情绪。这应该就是大女儿的孩子吧,本应是花一样的年纪,却要经历这种生离死别的情景。
然而现在不是唏嘘的时候,瑟兰迪尔立刻对尸体进行初步检测:"喉部有紫色勒痕,瞳孔放大,看痕迹应该不是自杀,是先勒死再吊起来的,颈骨骨折,下手够狠的。"
"你小声点,别让那孩子听见了。"埃尔隆德正在观察现场,既没有撬动锁,又没有打斗痕迹。希望这次能有所收获,埃尔隆德祈祷着。似乎女人的手里有一张纸条,展开一看,上面只有一行看起来毫无意义的符号(见上图)。

"瑟兰,现在我们掌握的线索,除了这张纸条就什么都没有了,而且纸上连指纹都没有。"一桩案子还没解决,又来一桩,现在埃尔隆德毫无头绪。
''埃隆,现在我们还有尸体。"瑟兰迪尔好心提醒道。
"瑟兰,我知道,所以你一会儿还得加班。你现在是案子唯一的希望。"
"别给我这么大压力。我还有三具巨人观呢,全检查完需要时间,而且你最好别抱太大希望。"瑟兰迪尔换上白大褂,从容走进了他的战场。

埃尔隆德开始合整理信息,所有的儿女都没有争夺遗产的动机,就算是为了争夺这套房子,但用这种手段也太不明智了。老人屋子的钥匙是大女儿保管的,但是大女儿突然被杀,原因不明,现场也发现了钥匙,上面只有大女儿的指纹。
被害人是职业主妇,因为缺少与社会接触的机会,存在被骗开门的可能性,也不排除是熟人作案,但是这是多么大的怨气才会导致凶手下此狠手,而且这位职业主妇的社交圈很小,所有的熟人全部都查了一遍,仍没有任何有关信息。居住的小区因为太老旧,监控录像比较少,也没有记录。看来罪犯对这里的情况很熟悉,前期计划得十分缜密。

瑟兰迪尔这边跟警局其余法医加班加点,终于做完了所有的检测。
三具巨人观尸体全部为男性,年龄25上下,身高175左右,死因全部相同,钝器击打头部导致颅骨骨折。死者全部被切下了7个手指,胃里没有食物残留,死前被饿了很久,只在里面找到他们被切下的手指。
大女儿是被勒死的,死因颈骨骨折,死前曾被人用乙醚迷晕。

"这三个年轻人可不会乖乖等着别人来敲他们的脑壳。应该是被控制后或者迷昏之后再一击毙命的。"
"尸体上没有束缚过的痕迹,我更倾向被迷昏之后。"
"埃隆,你那张纸条有什么进展吗?"
"暂时还没有,林迪尔他们正在破解呢。"
"画的跟智商测试题似的。"瑟兰迪尔嫌恶地看了一眼那纸条,他最不擅长这种抽象的符号。
"好了,现在也不早了,所有人收工,明天继续。"

评论(15)
热度(44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