— 墨澜枫 —

刑警与法医【CP:ET】

chapter2:http://molanfeng.lofter.com/post/1d139f89_7b92f4b



chapter3 


林迪尔等人对着这些符号想了许久,仍然不得要领。所有的符号都只出现了一次,频率分析在这里不适用。而且他们不知道这些符号究竟是采用单字母替换,还是术语暗号系统(融合暗号和密码),这些符号使用频率非常高,很多不同体系都使用过这种暗号,如果不知道采用的是哪种,翻译出的译文完全不同。 



埃尔隆德一早来了就召集所有人员开会。 

"林迪尔,你那里有什么进展吗?" 

"完全没思路。"林迪尔痛苦地揉着眉心,他下班后又熬到凌晨三点,现在眼睛生疼,全是血丝。 

"所有能找到的体系我都试了一遍,单字母和暗号系统的译文完全不一样。" 

"情理之中,咱们现在掌握的线索太少。"埃尔隆德见林迪尔面露疲态,就知道林迪尔一定是熬了大半夜,递来一瓶眼药水,"别给自己那么大压力,这瓶我还没用过,给你吧。" 



破译密码希望渺茫,瑟兰迪尔还在做进一步尸检,现在只能从剩余的三位子女身上下手了。 

四女儿住得非常近,知消息后很快就赶来警局。还没进门就听到她伤心的哭声,娇小的身躯一直在颤抖,两只眼睛哭的红肿。 "求求您!一定要查出来凶手是谁!"女人哭得梨花带雨,手里拿着小布帕不停的擦眼泪,哽咽得说不出话来。 



"您的心情我们非常理解。"林迪尔贴心地递给她一杯温水,安抚情绪有些失控的女子。 

"希望您能配合我们的调查,我们一定尽全力找出凶手。" 



下面是笔录转述: 

大姐是家里最懂事的孩子,心很善良,对所有的弟妹都多加疼爱,因为四妹年龄小了很多,大姐也就对她管教多了些,偏偏性格单纯的她叛逆得厉害,交往了很多男友,大姐对此很不赞成,曾经多次阻止她跟男友见面,甚至有一次把一个男友从家里赶出来。但是大姐结婚后就很少有时间再管她,她吃了几次亏之后明白了很多,但是没想到竟再也见不到大姐了。 

但是那个被她赶出家门的男友之后离开了这座城市,不存在作案条件。 



线索到这里似乎又断了,埃尔隆德只能去找瑟兰迪尔,看看他那里还有没有新的进展。 

瑟兰迪尔正坐在电脑前神情专注地检查化验结果,连埃尔隆德进来都没有发现。

埃尔隆德压低脚步声,小心地绕道瑟兰迪尔身后,突然蒙住他的眼睛:"猜猜我是谁?" 

"埃尔隆德,别玩这么幼稚的游戏。"瑟兰迪尔拉下他的手掌,在掌心里轻轻吻了一下,"案子又不顺利了?" 

埃尔隆德叹了口气从旁边搬了把椅子坐下:"线索又断了,其他队员正在路上,现在只能等老二和老三的消息了。你呢?" 

"毒理检测还在等结果,我这边正在检查刚才从男尸上提取的一些微量物质,希望能找到些有用的线索。埃隆,你靠在我肩上干嘛?嘶,我在工作。" 

埃尔隆德的手正搭在瑟兰迪尔的腰上,隔着衣料上下游移:"我知道,所以只是摸一摸。"继续揩油。 

"我可是拿解剖刀的人。"瑟兰迪尔示威似的横他了一眼,"小心点。" 

"瑟兰,我觉得你不适合瞪我,你穿着白大褂不管干什么都像在勾引我。"





chapter4:http://molanfeng.lofter.com/post/1d139f89_7bff773



(一写感情线剧情就拖拉了 ∑(O_O;) ,下章继续案情线)

评论(10)
热度(39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