— 墨澜枫 —

刑警与法医【CP:ET】

chapter3:http://molanfeng.lofter.com/post/1d139f89_7be20d4




chapter4 


二儿子和三儿子的反应都差不多,伤心之余愤怒占据了更大部分,特别是性格直率的三儿子,听闻噩耗,红着眼眶破口大骂,已经过世的长辈家里被人折腾成乌烟瘴气的停尸房,现在大姐又遭不测,他这个做儿子的心里堵得慌。 


埃尔隆德大致推测了一下罪犯的特征,首先能勒断大姐脖子的力量应该是一名身体比较强壮的男性。第二能让大姐毫无防备的打开门,并且能接近然后迷昏她,应该是她认识或者比较熟悉的人。第三这个人对这片环境很熟,能够避开所有的监控录像。第四他和大姐曾经有过节,或者大姐知道他什么秘密。 


两人并不太清楚大姐婚后的生活,记忆中的大姐总是一副笑呵呵的样子,坚强乐观,一个家庭主妇能跟谁有过节,知道别人的秘密就更无从谈起。只有老三的渔场里有一个雇佣的员工,曾经是四妹的男友之一,高中毕业家里出事之后就辍学到处打工,干过刷漆匠,也扛过钢筋,似乎还有个妹妹,后来死了。人倒是本分,也肯出力。 




大姐的丈夫也被叫来警局,他是一位生意人,自己经营一个小公司。他那胖胖的身躯陷在椅子上,鼻子上架着一副金边眼镜,右边的镜片有一小条裂痕,表现得倒是比之前两位镇静许多,人死不能复生,他用双手不住的搓脸,深呼吸平复自己的情绪。 "我妻子是个很温柔的人,我不知道她还能得罪谁。就算是得罪人也只能是之前小姨的男朋友了,但时间都过了这么久了,大家也都是成年人了,怎么还会记恨她呢。"男人痛苦地把头埋进手臂里,"我真的不知道了。" 




这次埃尔隆德亲自给四妹做笔录,解开问题的关键还是在她身上。 四妹缩在椅子上,双手摆在桌沿上,手指纠缠在一起,埃尔隆德能看出来她的指尖还在轻轻发抖,已经来过警局一次人还会这么紧张?埃尔隆德更确定他能挖出更多的信息。 "我们还有一些疑问,所以不得不再请你跑一趟。"埃尔隆德盯住她的双眼,表情严肃,锐利的目光上下打量着面前人的每一个细微动作。整个身体后倾,呈现畏惧的姿势,目光躲闪不敢跟我对视。 


"请问,还是我大姐的事吗?"四妹试探着问了一句,埃尔隆德知道她这是在刻意回避某些问题。 


"不,我想问一些关于你之前的那些男朋友的事。"继续观察她的表情。 


"这,这不太好吧,毕竟都过去了,而且这跟大姐有什么关系吗?"四妹不好意思的低头撩了一下头发,埃尔隆德能看出来,她这是在掩饰紧张,也是在试探他们知道了什么。 


"我们认为很有可能是你的一个男友干的,你有什么线索可以提供的吗?"埃尔隆德并不给她任何提示,就是要看她的第一反应。


她先是猛地瞪大眼睛,然后慌慌张张地拼命摇头。 "不!不!绝不会是这样的!他不可能这么做!" 


"是谁?你想到了谁?" 




下面是笔录转述: 


四妹之前的那个男友,就是在老三雇佣的那个员工,在老房子出现尸体的前几天来找她,说是想借用一下老房子住几天,他是给三哥来跑货的,结果对方有事要晚来两天。宾馆对他来说太贵住不起,走投无路下才想求求四妹能不能借他住两天,在客厅打地铺都行。 


四妹出于好心就找大姐拿了钥匙,但没有说是要借给别人住,特别是前男友。她还不忘把客厅的茶几搬走打扫了一下,她有点儿洁癖,都是带着手套打扫的,所以一点指纹都没留下。


但是她没想到会发生这么可怕的事情,连她自己都不知道该怎么办。出了这样的事,她跳进黄河都洗不清,只好一直保持沉默。 




"那么他知道你大姐的住址吗?"埃尔隆德更关心这个问题。 


"我没跟他提过,应该不知道吧?"四妹更心虚了,如果真的是他做了所有的事,那她自己都无法原谅自己。




chapter5:



(之后几天有事,更新时间不定,感谢一直支持我的朋友们🙏)

评论(2)
热度(32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