— 墨澜枫 —

刑警与法医【CP:ET】

chapter5:http://molanfeng.lofter.com/post/1d139f89_7c2c842


chapter6
(提示:这章主要是解谜,和引出下文)
林迪尔负责调查男友已经死去的妹妹,但当时的记录非常少,似乎有人刻意想压下这件事的影响。她曾经在大姐丈夫的公司工作过,之后不知道什么原因突然辞职,几天后就自杀了。尸检结果发现她当时已经怀孕三个月,但是她的哥哥并不知情,然而最后他也没有继续追究,整件事就这样不了了之。
他们的父母赌博债台高筑,在哥哥高三的时候突然抛下他们躲债,从此音讯全无。哥哥只得辍学养家供妹妹上大学,为了维持生计什么活都干过。兄妹相依为命这么多年,妹妹突然自杀,哥哥最后没有追究,这不合常理。

"我觉得他的哥哥会为了找出真相做任何事。妹妹不会无缘无故辞职,甚至自杀,疑点还是她为什么会怀孕,甚至连她哥哥都不知道。"林迪尔晃晃手里的资料,只有少得可怜的一张纸。
瑟兰迪尔正在等男尸身上提取纤维的化验结果:"所以他哥哥很可能已经查明了实情,只是苦于没有报仇的途径。如果联系上咱们已经知道的线索,还有名字叫乌托邦的文件,会不会后面有一个组织或者很有能力的人帮他做了这一切?"
"妹妹怀孕却不敢跟哥哥说,说明这个孩子肯定不是她想要的,应该是意外怀孕。她觉得自己愧对哥哥,所以不顾自己已经怀孕,选择自杀来结束自己的生命。整件案子起因是大姐被杀,之后我们又在电脑里发现她丈夫的犯罪记录,如果把这两条联系起来,再加上妹妹意外怀孕这一条,我提出个假设:可能是她的丈夫与妹妹发生了关系,大姐知道之后还对妹妹落井下石。"埃尔隆德拿着白板笔简单画出人物的关系。
"可以解释后来哥哥的杀人动机,但是无法解释文件的来历、大姐手里的纸条和三具男尸。三个男人与他妹妹的死有关?还是大姐雇佣这三个男人去杀了妹妹?这样的话大姐的作案动机是什么?"
"这样解释男尸有点牵强,毕竟这兄妹二人的力量跟他们比起来,还没到买凶杀人的地步。"埃尔隆德指了指哥哥的职业,"他什么脏活累活都干过,不可能有什么背景。先列为嫌疑人,林迪尔你去查一下文件的来路。"
"好,那我先去查查有没有什么组织参与进来。"林迪尔把手里的资料贴到白板上,继续埋头调查。
 
正当所有人都要对男友发布追捕令的时候,男友竟然自己来到警局自首,没到四十岁头发就已经开始斑白,额头上已经有了皱纹,看起来老气横秋,全身上下都是黑色的衣服,袖口有些磨痕,裤子上还粘着土,神情却异常平静,缓缓道:"我来自首里了,逮捕我吧。我会告诉你我知道的事情。"
 
下面是笔录转述:
男人高中之后家里突然败落,父母抛下他和妹妹四处躲避追债的人,他只得辍学打工,供还在读高中的妹妹上大学,自己早起贪黑不让妹妹受一点苦,却不曾想相依为命的妹妹会遭此横祸:她的雇主(也就是大姐的丈夫)盯上了她,并对她进行骚扰。 直到一天早上他醒来发现妹妹并不在家里,桌子上只有一封遗书,他惊恐地寻找了许久才在附近的桥上发现了她,但此时人已经吊死了。他甚至不觉得场面恐怖,只是抱着妹妹徒劳地叫她的名字,希望还能有奇迹发生。
 
"你是怎么杀死大姐的?"
"大姐不是我杀死的,是她丈夫杀死的。我把手里的资料发了一份给她丈夫,告诉他老婆已经知道他把财产转移给了新任小三,准备拿他这几年偷税漏税和婚外情的证据去告他。他原本以为自己瞒得天衣无缝,这下他彻底失去了理智。更可笑的是大姐确实什么都不知道,就这么糊里糊涂的被她丈夫杀死了。哈哈哈!"男人得意的笑着,"我真没想到他们俩的感情这么脆弱,居然能为了这些起杀心。我在他勒死大姐的时候伪装成敲诈的人,给他打了一通电话,告诉他我已经看到了他杀人的全过程,让他立刻离开现场,然后马上给我的账户上打五万块钱封口,否则就把录像给警察。等他离开之后我再趁机潜入,亲手把大姐吊起来,让她也感受一下我妹妹当时是什么感受。"
 
"死者手里的纸条上是你写的?或者你知道他代表什么意思吗?我觉得以你的能力不可能有她丈夫犯罪的第一手资料。"
"纸条是我趁机塞到她手里的。我并不知道那些字是什么意思,但我不会说是我在帮谁做事。我妹妹和我相依为命这几年里吃过的苦头你们怎么能体会,我可以为了我妹妹做一切事情。当我无助的时候只有他们给我希望,我知道他们是在利用我,只是顺水推舟,但对我来说,这已经是最好的结局了。"
"利用?你是指老房子里的尸体吗?"
"房子里的尸体是他们让我做的,只要我把尸体放到房子里,他们就帮我解决掉我的仇人。"
"你是怎么把尸体放到房子里的?"
"我做过刷漆匠,使梯子就像用腿一样,踩在梯子上把尸体背进屋子里自然不是难事,一点痕迹都不留。衣服会沾血也很正常,你们要是想把杀人的事赖在我头上我也无所谓,我已经去看了我妹妹最后一眼,了却最后的心愿,别无他求。"
"你怎么会认为警察会冤枉你?如果我记得不错的话,你和警察并没有过节,当初你妹妹死后,你并没有报案,不存在警察故意泼脏水的情况。"
"一丘之貉,你不必再问了,该说的我都说了,把我关起来吧。"
"你就不觉得你妹妹会为你感到不值?好意思说你为了她做这一切?你就不觉得她会寒心吗?"瑟兰迪尔突然怒气冲冲地推门而入,揪起男人的衣领,"你仔细看看她的遗书,写满了对你的愧疚,希望你能好好活着,哪句话要你为她报仇了?"把那张遗书重重拍在他面前的桌子上:"你自己看!"
男人哆嗦着双手,这封遗书每次看他都心如刀绞:"不必了,


我只能告诉你们乌托邦这三个字,还有,去看看老房子的灯吧。"随后跟着警员蹒跚地走进了牢房,背影比来时更加沧桑。
 
"瑟兰,干得漂亮。"两人默契地击掌,"我这就让林迪尔把重点转向乌托邦。"
"埃隆,我觉得这个组织很聪明,其实整个案子哥哥都没有插手,他并不是杀人犯,就算判刑也判不了太久的。"
"然而这个组织我们一时还查不到,连他们下次的目标都不知道。这才是我最担心的,别忘了,咱们只有一个月的时间。"

线索关键词:毯子、乌托邦

chapter7:http://molanfeng.lofter.com/post/1d139f89_85cb437




评论(4)
热度(29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