— 墨澜枫 —

刑警与法医(结局+番外)【CP:ET】

Chapter10:http://molanfeng.lofter.com/post/1d139f89_85f7aa5




Chapter11


瑟兰迪尔如约出席晚宴,为显郑重还特意选择了一身黑色的西装,搭配上一枚银色的胸针。埃尔隆德也穿了深蓝色的套装,与瑟兰迪尔并肩走进了宴会的大厅。


这里本是一间私人别墅,客厅被扩大了很多。


一进门,瑟兰迪尔就觉得这次的宴会有些太高规格了,说白了就是土豪气息扑面而来,这次来的人几乎都是本地的商业大佬,瑟兰迪尔的父亲虽然也是做生意的,但是他并没有子承父业,几乎不染指商业相关的任何事情。这种情况下,本就不擅长虚与委蛇的瑟兰迪尔更是觉得无聊,索性端了酒杯拉着埃尔隆德去天台躲清静。


“瑟兰,这次好歹也是别人请你来的,总得给主人点面子。”埃尔隆德看着屋子里,灯火通明热闹非凡。


瑟兰迪尔撇了一眼屋子里的人群:“算了吧,我进去也只能说说谁有脂肪肝,谁有心脏病,谁得赶紧戒烟,谁得随身带着速效救心丸。更招人烦。”


埃尔隆德被逗得直乐,他知道瑟兰迪尔是不喜欢那种虚情假意的场面:“哈哈哈,这可是法医的忠告。”


“等到我解剖他们的时候他们就知道后悔了。”瑟兰迪尔嘴角的笑意收敛下来,他看到教授的儿子朝这边走过来了,“一会儿,他要是留咱们,先拒绝,再同意。”




“瑟兰迪尔!真是好久不见了!今晚可一定得留下来啊,咱们好好叙叙同窗之情。”


又是这种商人标志性的笑脸。瑟兰迪尔心里冷笑:“这……恐怕不妥吧,我跟埃隆留下来会不会不方便?”


“怎么会?你的朋友就是我的朋友,一视同仁。”依旧是满脸堆笑。


“不不,你没有明白我的意思,我们现在是情侣。”


瑟兰看到他脸上的笑容明显一僵。


“哦,不会的,不会的,你们要是有什么需求尽管叫我。我那边还有应酬,失陪了。”




二人被安排在了一间大卧室里,少有人走动,清净的很。


“埃隆,这地毯可是很舒服呢。”瑟兰迪尔在地毯上跳了几下,触感柔软,光脚踩在上面感觉很棒。


“在别人家里呢,注意点形象。”埃尔隆德松了松领带躺在床上,“不早了,赶紧休息吧。”


瑟兰迪尔顺势趴在埃尔隆德身上吻了吻他的脖子:“镜子有问题,晚上注意。”




醒来之后,瑟兰迪尔发现自己被绑在椅子上,埃尔隆德就坐在自己对面,也被紧紧绑着。看来他们是在在睡梦中被迷昏后绑到了这里。


“不想解释一下吗?”瑟兰迪尔看向屋子里另外一个人,正是教授的儿子。


“对一个将死之人,我可以满足你的愿望。”此时他正在擦拭手里的枪,脸上已经换上了一副冰冷的表情,恶狠狠地拉下保险,“没错,是我把你绑到这里的,你还在别墅里,只不过没人能找得到你。”


男人把玩着手里的枪,漫不经心的问道:“你们已经知道那些符号是我拖延时间用的吧。”


“不错,林迪尔发现书上灰非常少,但是这种书很少有人看,这是你第一个漏洞,也暴露了你在警局里有内应。我只是奇怪你为什么让你的内应第二次潜进我办公室。”


“那是因为我有两套方案,你手里有证据,就立刻杀你灭口,没有证据,就让局长知道你办事不利。”


“真是条毒计啊。这么说你还是老房子里尸体的主谋?”


“当然,我亲手策划的。” 


“所有的事情都是你做的?”瑟兰迪尔难以置信的看着他,“我觉得以你的智商,不可能做这些事情。”


男人看着被困在椅子上的瑟兰迪尔,露出得意的嘲笑:“那三具男尸的身份你们已经查到了吧?”


“不错,而且共同点都是:与你交往过。”


“是。自从你拒绝了我之后,我就死心了。我这辈子最痛恨的,就是你们这种同性恋!”男人的情绪有些不稳,瞪大眼睛盯着瑟兰迪尔,“是你,是你拒绝了我!还让我如此难堪!”


“你这种疯子,不值得我浪费时间。换个话题吧,乌托邦到底是什么?”


“让我们做到不可能做成的事,完成不可能完成的理想……”


“哈哈哈哈哈!”瑟兰迪尔笑得前仰后合,“你…你竟然相信这种说辞!”


“你笑什么!”男人抓住色拉迪尔的领口拉向自己,突然他看到瑟兰迪尔脖子上戴的一条银色项链,他立刻揪出项链,发现上面还穿着一枚戒指,问道:“这是什么!”


“埃隆给我的定情信物啊,这都看不出来?”瑟兰迪尔笑得一脸幸福,“我这辈子爱的人,只会有他一个。”


“好……很好……”男人脸上的青筋爆了出来,扯断了瑟兰迪尔脖子上的项链扔到远处,“我这就在你面前杀了埃尔隆德!让你痛不欲生”




“住手!”暗室的门被一脚踹开,林迪尔领着一堆人冲进来,一枪击中了男人的胳膊,男人应声倒下,立刻就被压在地上铐住了双手。


“你,你们怎么会知道我在这里?”眼前突如其来的局势翻转,男人觉得摸不着头脑。


“项链可以定位啊,林迪尔随时知道我在哪,哦对了,它还可以录音器,你这件案子已经是铁证如山了。”


“你就不担心你的老师会因此伤心欲绝?”


“说这话的应该是我!”瑟兰迪尔见他一副狡辩的嘴脸更加气愤,“你为了你的计划,把你父亲都算计进来!你为他想过什么!还有脸跟我狡辩!你还算是他儿子吗!带走!”




“瑟兰,这次行动很成功。总算是破了这个案子了。”


“埃隆,刚才他拿枪指着你的时候,我真怕林迪尔不能及时出现。”瑟兰迪尔揉了揉眉心,“这次的激将法,真是太冒险了。”


“没事了。”埃尔隆德把瑟兰迪尔抱在怀里,“咱们不都是好好的吗。”




番外


“哎?林迪尔,你队长去哪了?”加里安在食堂里遇上了林迪尔,但是唯独不见警局里的破案二人组,平时可是天天出双入对的。


“局长给他们放假了,说在他们休假的时候抓来办案,要给点补偿。”林迪尔着急往嘴里扒拉米饭,一个不留神呛了一口,咳得眼泪都出来了。


“哎呀,你慢着点。”加里安赶紧拍拍他的后背。




白色的浪花冲刷着沙滩,海水带着些许咸腥味,却有海边独特的清爽味道。瑟兰迪尔闭上眼睛呼吸了好几口:“终于能休息一段时间了。”睁开眼却看见埃尔隆德捧着一枚戒指,单膝跪在他面前。


“埃隆,你这是……”


“定情信物啊,自从咱们在一起之后,还差了这个仪式。”埃尔隆德眼里的笑意根本藏不住。


“我不是非得要……”


“你愿意吗?”埃尔隆德不给瑟兰迪尔解释的机会,他只想听到自己想听到的答案。


“当然。愿意。”


(前段时间一直在忙没时间更新,谢谢一直看到这里的同好,能有你们的支持我很开心~~之后还是会写这类题材的同人,大概会写前传这类的吧,谢谢你们的喜欢)









评论(2)
热度(4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