— 墨澜枫 —

【授权翻译】林迪尔的花(埃尔隆德X林迪尔)

已经征得作者同意,截图见我lof,原作地址也有留言,就不在这里发截图了。

原作AO3地址:http://archiveofourown.org/works/4029439

原作者:vigilantedusk


总结:

对林迪尔来说,爱和生活等同于绽放的花朵。


正文:

一朵粉色的花从树上落下,多亏了一阵风把它送到了我的腿上,我正在写新作品的一节。 有些人认为我是为乐队或我亲自指挥而写的情歌或者交响乐,但是那些真正了解我的人,知道我最好的作品来自诗歌。当这朵花落在我腿上的时候我笑了出来。当然它引起了我的注意;它正面朝上,我敬畏它的纯洁,还有命运——谁会知道它会如此巧合的落在我这里呢?

我停下手里的笔仰望我所坐的树,长出了一口气。我猜就是这个地方吧。斜倚在树干上,我把注意力转移到手里的羊皮纸卷,仔细阅读这篇优雅的手稿中富于表现力的文字。

“你长于言辞。”传来爱人熟悉的声音,他那有治愈能力的手指穿过了我的黑发。

我几乎在他的触摸和赞赏下发出呼噜声,“你知道我正努力想从脑子里挤出些想法?我遇到了瓶颈。”我撅起嘴,他却俯身下来在我的额头轻吻了一下。

“也许你需要的是休息,但是你现在写的很精彩。”埃尔隆德领主称赞道,细细地看我所写的文字。

“哦是的,因为生活就像我膝盖上的花一样美丽。”我答道,指着正面向上落在我膝盖上的花朵。

埃尔隆德领主跪在我身边,在解开一条我紧编的发辫之前他亲吻着我的脸颊。我正要问他为什么这么做,但我重新考虑之后没有这么做。我闭上眼睛轻哼着一首我平常的奏鸣曲。在他继续玩我的发辫之前,他的指尖抚上了我的膝盖。我知道他正在做什么。

“这里。”他轻声说道,在他的指尖抚上我的耳朵的轮廓然后停在尖端之前,他用我细细的发辫拨弄着我的耳朵——他知道我身体所有的敏感点,我发誓他一定是故意的。

他把那朵花编到了我的头发里,虽然我看不见,但是我知道它在那里。

“你不想看看吗?”

也许这只是他帮我找回思路或者抱着我的借口。他站起身向我伸出手,我乐得见到。拉我站起来之后,我掸了掸深蓝色长袍的灰,弯腰捡起纸张和写具。

在我们一起走的时候埃尔隆德领主一直揽着我的腰。“告诉我,为什么生活像一朵花一样美丽?我想听听真正艺术家的说法。”

“怎么不是?我们从爱的举动中感受到爱意,并在心底萌发。我们通过母体的盛开来到这个世界,并在成长中绽放。在我看来,我们就像花一样,就是大点。”我转过头吻吻他的脸颊。

他笑着掐了一下我的腰。“你的观点不错。”

“我觉得你会喜欢我的诗,当它完成的时候……实话跟你说吧,每次我写到爱情的时候,我都会想到你。”我们走到湖边,那里只有一只天鹅浮在水上,我的脸上绯红一片。

“哦?真的吗?”他展颜微笑。

“嗯。”在我们离开时虎面平静得如同一面镜子,我知道我们在看喷泉的时候都不想看到矮人从水里跳出来,吓我们一跳,特别是我。我凝视着水里的倒影,欣赏他编在我发间的花。“你知道你很擅长这个。”

我转过头的时候恰好他也转了过来,他的嘴唇覆盖上我的。我们把爱意融进这个吻,我想写些关于爱像花朵的文章……

埃尔隆德领主拉开我们,清了清嗓子,“我就是想让你知道你就是我的缪斯。”

我的脸红得像红菜头一般,他捧着我的脸颊,拇指摩挲我的颧骨。“我觉得我还是回去写作吧……我有了主意。”

“关于什么?”他问道,嘴角翘起微笑的弧度。

“你当然知道,meleth nîn。”

“啊……那我想我该离开了。”

“其实……我觉得那可以等等再说。”我毫不迟疑的抱住他,回吻上他的嘴唇。他环住我的腰,我们相拥而吻,如同我们对彼此的爱意在心底绽放。



(就是想证明我没有爬墙也没有忘了之前的点梗,实在现充得没思路,只好翻译AO3上林蜜的文了【你够......并不是点梗不写了,有思路就会写的)

(翻译的不好,各位不嫌弃的话我就每周翻译一篇?估计是all林迪尔,各位对cp有啥要求也可以提出来)

评论(13)
热度(20)
  1. AlecNights墨澜枫 转载了此文字

2015-10-02

2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