— 墨澜枫 —

借位(上)ET

啊啊啊啊啊,复习得后背好疼,我要休息一下,先提前把贺文前面的发上来。这个是寒假准备写的刑警与法医前传的一个小片段(小甜饼),送给组织暂且当做生贺,不要嫌弃这么短小哈,周五再码后面的部分。

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等到瑟兰迪尔下班已经是深夜了,警局本来就处在市区的边缘地带,太阳刚一落山,黑色便吞噬了整个天空。路灯昏黄的光线晕开一段路,接着又暗下去,瑟兰迪尔不禁把身上的呢子衣服裹得再紧一些,这初冬的寒风真是要冷到骨头里去了。今天突然来了个任务,结果就忙到了晚上,错过了班车,瑟兰迪尔又想着警局的晚饭实在难以下咽,就赶着往市区的车站方向走,只是今日这路怎么这样漫长,瑟兰迪尔有些着急。


身后传来些许悉悉索索的声音,瑟兰迪尔起先一惊,是人的脚步声,只是天色已晚,谁会跟他一般在寒风中赶路?


瑟兰迪尔已经走进了市区,灯光明亮了许多,身后的尾巴还是锲而不舍地跟着。瑟兰迪尔拐过一个转角,撇了一眼那人的样貌,心中有了几分答案。这是上次在酒吧有过一面之缘的人,多半是想深入了解自己,可若这尾巴跟进了家门,那就不妙了。来回绕弯路也不是长久之计,总会被看出来。万般无奈,瑟兰迪尔脑子里浮现出来一个人是埃尔隆德,果断掏出手机发了条短信:被跟踪了,给我打电话。


希望埃隆能够第一时间看到,一定要第一时间看到,瑟兰迪尔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最先想到的就是埃隆,他看起来挺靠谱的吧,瑟兰迪尔自我安慰道。


手机很快就震动起来,瑟兰迪尔像接到救命稻草一般。


“你在哪,我这就去找你。”埃尔隆德声音里难得透出几分急切。


“亲爱的,你还要多久才来接我。”瑟兰迪尔故作撒娇道,连声音都放软了。身后跟踪的人脚步一滞。


埃尔隆德愣了,瑟兰迪尔怎么这么说话?这是被什么人跟踪了?或者这只是戏弄我的新把戏?算了,被骗就被骗吧,认命地问道:“酒吧街离你远吗?我去那边,人也多些。”


“那就这么说定了,这次你请客。”尾音还透着几分挑逗。


“好,我这就过去。”




埃尔隆德已经等在了酒吧门口,远远就看见瑟兰迪尔正在往这边疾走,就穿了件呢子外套,的确英俊得逼人,就是鼻尖被冻得通红。


又不注意保暖了,一会儿得让他喝点热的饮料才行。


“瑟兰…”话还没说出口就被瑟兰迪尔一个大大的拥抱截住了。


“亲爱的,我好想你。”


埃尔隆德又懵了,手却自然地抱住怀里的人,瑟兰迪尔借着拥抱的空隙附在耳边轻声道:“我的追求者,借个位。”


埃尔隆迪心下了然,自然配合他把这场戏演得圆满。主动拉住瑟兰迪尔转到了一条安静的小巷。瑟兰迪尔的外套有个大大的帽子,埃尔隆德有了主意。


“你看你,天这么冷也不带上帽子。”埃尔隆德捧起瑟兰迪尔的柔顺的金发拢到一旁,把后面的帽子扣在瑟兰迪尔头上。


真是完美。

















评论(18)
热度(45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