— 墨澜枫 —

刑警与法医前传(CP:ET)

先祝朋友们新年快乐啦!新的一年要开开心心的~以及晚了好久的新年贺文


分级:R

配对:埃尔隆德X瑟兰迪尔

人设:两人开始工作的几年,还不知道对方的心意。埃尔隆德:刑警队长 瑟兰迪尔:法医

其他角色:吉尔加拉德:警局局长  欧洛菲尔:红酒商人

声明:角色属于托老,我只有脑洞

备注:之后的章节可能会有尸体描写

OOC! OOC! OOC!

我不是专业人士,欢迎拍砖


Chapter1

信封被放在警局门口,暗红的颜色仿佛是被鲜血浸泡过,再慢慢氧化成这骇人的颜色。信封里没有信,有的只是一条舌头,准确的说是被人活生生割下来的人的舌头,平整的端口昭示着凶器锋利异常,而它柔软的触感……


书被瑟兰迪尔一把抽走,啪的一声丢到书桌的一边,好整以暇地看着下班时间还不走,蹲在办公室看小说的埃尔隆德:“我都不知道堂堂刑警队长什么时候喜欢看这种推理小说了?嗯?”扫了一眼小说黑色的封皮,一脸鄙夷,“还是这种无聊至极的情节。”

埃尔隆德也不恼,笑着转移话题:“瑟兰,你忙完啦?”

“刚做完日常,你多大的人了,天天看案子不够操心,还要到小说里一试身手?要我说那些验尸报告根本就不……”

“好好好,你最专业。”埃尔隆德递过瑟兰迪尔的外套,顺便给他揉了揉肩膀,晚上还要和瑟兰一起吃饭呢,可不能因为这种小事耽误了。

偏偏瑟兰迪尔不依不饶,捏过埃尔隆德的下颌迫使他仰头张嘴,饶有兴致地端详起来。埃尔隆德再聪明也不知道瑟兰迪尔此时打的什么算盘,我的牙上有菜叶?还是有蛀牙?还是牙齿不齐?无数年头瞬间划过脑海之后,瑟兰迪尔颇为正经地念叨:“嗯,30颗牙,其中2颗智齿,的确是成年人。”

埃尔隆德很想直接追打瑟兰迪尔,就像他们还在大学时候那样,但是现在一身警服太不合时宜,只得作罢,黑着脸跟瑟兰迪尔往出走,瑟兰迪尔走在前面笑得一脸张扬,倒是跟原来一样,一点都没变,还是一脸骄傲,仿佛天生就是王者,鬓边金色的碎发扬起漂亮的弧度。

什么时候自己才能拥有他,才能揽他入怀,埃尔隆德觉得自己真是已经无药可救了。


瑟兰迪尔叉起一块牛排放进嘴里,新鲜细腻,肌理层次分明,酱料醇香,后味更是没的说,手艺、原料都是上等的,埃隆眼光真不错。“埃隆,你发什么呆啊?再不吃就凉了。”

“啊,喜欢就好。”埃尔隆德低头切肉掩饰刚才的失态。

“埃隆,我跟你说啊,我爸上周又给我安排了一场相亲。”

“什么!”心瞬间就提到了嗓子眼。

“是啊,烦都烦死了,但是我巧妙地化解了一场危机。”瑟兰迪尔又亮出了自己标志的骄傲笑容。

“你怎么做的?”埃尔隆德一颗悬着的心终于稍稍放下,

“她旁敲侧击的问我的职业,我告诉她我是法医,哦对,当时我们正好在吃饭。”瑟兰迪尔已经忍不住开始比划当时那女人的表情,“哈哈哈,真是,太狰狞了!然后我又补了一句,每次戴手套都觉得特别神圣,哈哈哈!我们,当时正好在戴着手套吃披萨!”

埃尔隆德无奈,的确这才是瑟兰迪尔恶作剧的风格,像个孩子一样。

“你这样也太不绅士了。”

“谁让她们是都是冲着我爸来的,红酒商人欧洛菲尔的儿子。”瑟兰迪尔白了一眼,“我又不喜欢她们。”

“来,埃尔隆德,为我的机智干杯!”瑟兰迪尔兴高采烈地举起高脚杯。杯子发出清脆的碰撞声,埃尔隆德知趣的没有继续追问瑟兰迪尔喜欢的人,既怕知道答案,又怕不知道答案自己继续悬心,瑟兰迪尔也没继续说下去,那个名字,说出来之后,他更怕连朋友都没得做。

一顿晚餐,二人各怀鬼胎。


chapter2

注:手套梗来自法医秦明的尸语者I

(我想来想去还是想写案件,所以两人少年时期的纠葛就拆散在案件里面一起讲啦,以及欧爷爷才不会棒打鸳鸯呢)


评论(17)
热度(67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