— 墨澜枫 —

刑警与法医前传(CP:ET)

chapter5


chapter6

埃莱丹的速度也不慢,带着小队走访调查,很快把红衣男的情况摸了个清楚。

彼得•史密斯,二十九岁,接受过高等教育,六年前曾因聚众斗殴入狱,出狱后一直处于无业状态,在大学附近纠集年轻学生组成小型势力范围,平时经常请客吃饭或者去洗浴中心,集团里的年轻人对他评价很高,认为他很仗义。平时好穿一身红色西服,所以也被称为红先生。那个男孩就是他拉进组织里的,后期开始帮他贩毒。

“就没有贩毒记录?”

“都是利用学生面对面现金交易,很不好查。”埃莱丹抽出另一张纸,“还有一条记录,他曾经对一名年轻男性进行性骚扰,后来不了了之了。”

“受害者长什么样子?”

“白人男性,二十五岁,金发,职业是插画师。”埃莱丹念着纸上的信息。

“埃隆,我突然有个想法。”瑟兰迪尔给埃尔隆德递了个眼色,示意不用担心,“今天晚上我去会会他,先抓起来再慢慢查。”

“会不会打草惊蛇?”埃莱丹提醒道。

“他能收敛最好,抓不到他我也不想他出来祸害学生。”瑟兰迪尔还是对女孩的事情耿耿于怀,只有禽兽才会在朋友的女友酒里下药。

“瑟兰,你打算怎么办?”

“他既然经常在酒吧活动,我今晚就按照他的喜好试一次。”瑟兰迪尔拍拍埃尔隆德的肩膀,“别担心。”

埃尔隆德压下嘴边的话:“好吧,他给的任何东西你千万别吃,特别是酒,我跟埃莱丹在外面守着,随时准备抓捕。”


学校旁边的酒吧到了晚上还是有不少年轻人,在校学生和在职的青年都聚集在这里。瑟兰迪尔找了个相对安静的地方,点了一杯酒慢慢抿,今天这身衣服确实让他很不舒服,上衣是丝绸的也就算了,外面还罩了一层纱,紧身的裤子让他对外界的刺激更加敏感,最要命的是腰带,一条金属的链子绕了一圈之后居然还垂下来,瑟兰迪尔几次试图把他们塞进腰带都失败了。啧,埃莱丹的品位真是差到极点。还有这震耳欲聋的音响和舞池里群魔乱舞一般的人群,瑟兰迪尔烦躁地皱着眉头,红衣男怎么还不出现!


“不喜欢这里的气氛吗?”一身亮红色的男人坐到瑟兰迪尔的身边,脖子上一条男款红宝石项链,连皮质腰带都是红色的。真是恶俗,瑟兰迪尔腹诽道。

“不,不,只是想到手里的工作。你知道的,艺术方面的工作需要更多的灵感。”瑟兰迪尔努力地让自己的举止看起来更有艺术家的气质。

“所以你来这里寻找好点子?”

“希望酒精和这里的气氛能激发我的创意”

“建议你试试这个,蓝色珊瑚礁,如同你眼睛的颜色,很适合你的风格。”

“我的风格?”

“如蓝天般美妙,又像深海般神秘。”男人把酒杯推到瑟兰迪尔手边,不留痕迹的靠的更近。

瑟兰抬手推推鼻梁上的眼镜,把手放在更远的地方:“你觉得我,神秘?”

“当然,美丽又神秘。”男人伸手做了一个请的动作,“不试试吗?”

瑟兰迪尔端起杯子抿了一口,剧烈咳嗽起来,抓过餐巾纸擦去嘴边的酒:“抱歉,我的嗓子不太好,加冰之后太凉了。”

“那真是太可惜。”男人见瑟兰迪尔并不喝酒便改口道,“可以讲讲你的创作风格吗?洗耳恭听。”

瑟兰迪尔并不熟悉画作,只能泛泛道:“我喜欢莫奈的。”

男人并不搭话。

“色彩和构图都是我喜欢的,特别是那幅日出印象,用色彩变化表现光影,把色彩发挥到了极致。”埃隆我要编不下去了。

“我更喜欢的是罂粟花田,漫山遍野的红色,孤独又宁静。”红衣男眼中透出更多的得意,“不想知道你的的酒里有什么好东西吗?”


“我们怀疑你与我们正在调查的案件有关,麻烦你跟我们走一趟。”埃尔隆德不由分说把红衣男扭送上警车。


“瑟兰,我还以为你真要喝那酒,你知不知道毒品会损伤你的大脑!你吓死我了。”

“我是有分寸的,我还要留着脑子解剖尸体呢。”瑟兰迪尔半开玩笑地解释。

“就你不让人省心。”埃尔隆德白他一眼。

“酒样的检测结果出来了,并没有所谓的摇头丸,只是加了安眠药。”

“一点都没有?”

“一点都没有。”



其实红衣男早有准备,知道男孩出事之后他肯定会被查到,索性自己站出来让警方查,当然他也有万全的方法不让埃隆查到。


评论(7)
热度(45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