— 墨澜枫 —

遍身罗绮者,不是养蜂人(CP:ET)

祝妙妙和水水两位寿星生日快乐,谢谢两位温柔的姑娘的陪伴,还有水水在我低谷时期的开导和鼓励,我爱这个大家庭,温柔的姑娘运气总会特别好,么么哒,最后祝寿星们芳龄永驻,喜乐安康。 @妙妙天天向上  @金生水 



设定:

埃尔隆德:勤劳诚恳的养蜂人,喜欢安于闲逸的养蜂生活。

瑟兰迪尔:密林珠宝公司总裁,是个吃货。

瑞文戴尔是个旅游城市


瑟兰迪尔有个习惯,每天早上必吃蜂蜜,一大勺抹在面包上,一大勺加进牛奶里,开始工作整个人心情都是晴朗的。加里安为此没少提醒他:甜的吃多了会蛀牙。

但瑟兰迪尔不以为然,他有一句话在吃货圈里广为流传:只有瑞文戴尔产的蜂蜜,才称得上是极品。


今天的瑟兰迪尔心情很不好,因为蜂蜜吃完了,而他自己粗心大意忘了继续订购。想到自己马上就可以去瑞文戴尔旅游顺便买到新鲜的蜂蜜,心里还是稍有慰藉。


瑞文戴尔群山环抱,隐约看到飞瀑流泻,大片的花田更是让瑟兰迪尔如入仙境,这么好的景色,瑟兰迪尔一定会拍照。然后发一条Twitter:生活就是需要给自己放个假。羡煞加里安等一干拼命工作的家伙。然而天不遂人愿,或者维拉认为应该给瑟兰迪尔一个小小的惩罚,一只蜜蜂在他靠近的时候狠狠蛰了他举着手机的手。手背的皮肤原本就薄,瑟兰迪尔又是天天呆在办公室没受过风雨洗礼的人,这一蛰疼得他险些把手机扔出去。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“纵使帝王屈尊就我,不予换江山。莎士比亚的诗果然……”埃尔隆德话音未落,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打断了他的思绪。

“先生您找谁?”

“您是这蜂场的主人吗?”

“正是,我叫埃尔隆德,不知您有何事?”

“我是瑟兰迪尔,你的蜜蜂把我的手蛰了。”瑟兰迪尔把自己红肿的手背伸到埃尔隆德面前,“你说该怎么办吧?”

“额,要不您先进来吧,我去给您找些急救的药品。”埃尔隆德一头雾水。


上药的过程瑟兰迪尔的表情极尽痛苦,他暗自发誓着一定得把受的这份罪讨回来。

“接下来我想和您商量一下关于赔偿的问题。”瑟兰迪尔一副理直气壮的表情。

“您想让我赔偿些什么?”埃尔隆德觉得瑟兰迪尔被自己的蜜蜂蜇伤,自己给些安抚也是情理之中的事。

这场主怎么这么好骗。瑟兰迪尔心里一乐:“我是个手模,你看,我手伤了之后怎么工作啊?精神损失费、误工费……”瑟兰迪尔掰着那只没有受伤的手一项一项数着,十足的奸商模样。

埃尔隆德觉得后背发凉,瑟兰迪尔最后报出来的数目精确无比,他自己心算一遍竟然分毫不差,但是这么大的数字,今年一年买蜂蜜的钱搭进去还差着一点:“先…先生,我一时也拿不出来这些钱啊,您能不能缓缓?”

要的就是你这句话!瑟兰迪尔若有所思道:“缓缓也可以,我来这里旅游,这几天在你这里留宿,就折抵一部分赔偿金,不知方不方便?”

“方便,方便。”埃尔隆德见瑟兰迪尔松口,满口答应下来。

瑟兰迪尔心道:这下连旅店都不用找了,还能蹭吃蹭喝,我真是太聪明了。


瑟兰迪尔被安排在埃尔隆德的书房休息,他的书柜被各种书籍塞得满满的。

“莎士比亚诗集,这场主还喜欢这个?有意思。”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早上埃尔隆德被厨房的一阵响动声惊醒,披上衣服冲进厨房,就看到瑟兰迪尔弓着腰在冰箱里翻找着什么:“你在做什么?”

“额,给你做早饭,抱歉吵醒你了。”瑟兰迪尔亮出自己招牌的歪头微笑,绝对不能承认他是在找蜂蜜。

“你的手,没问题吗?”埃尔隆德显然还记挂着瑟兰迪尔的手伤。

“我在你这里住下总得做点什么吧?”继续微笑,瑟兰迪尔希望可以蒙混过关。

瑟兰迪尔笑起来真是赏心悦目。埃尔隆德承认自己被感动了,瑟兰迪尔明明是受伤的那个,还起得这么早给自己做早饭,昨天觉得这家伙是个奸商,看来也不算太坏。


瑟兰迪尔煎的荷包蛋焦黄软嫩,埃尔隆德惊叹瑟兰迪尔竟然还有这么好的手艺。但是瑟兰迪尔却一口不吃,直直看着埃尔隆德。

“瑟兰迪尔先生,您有什么需要吗?”

“我早上习惯加一些蜂蜜在牛奶里,可以吗?”瑟兰迪尔一脸期待。

“当然可以。”埃尔隆德起身去拿蜂蜜罐子。

厨房橱柜左边第二层,瑟兰迪尔记下了位置。


“瑟兰迪尔先生,你做的早饭真美味。”

“很多人认为我是个吃货。我明明是美食家。”瑟兰迪尔喝了一口加了蜂蜜的牛奶。

这味道就是自己原来吃的那种!还是野桂花蜂蜜!瑟兰迪尔对自己的舌头很有信心,绝对不会分辨错这种熟悉的味道,没想到看起来很好欺负的埃尔隆德竟然可以酿出这么好的蜂蜜。

瑟兰迪尔不经意间笑起来也这么好看,星空一样美丽的眼睛。


埃尔隆德白天都在自己的小作坊里制作手工蜂蜜,瑟兰迪尔白天就在瑞文戴尔游山玩水,拍照发Twitter。

当晚埃尔隆德回到家里的时候,无意间看到早上蜂蜜罐子里的蜂蜜少了一半,用脚趾头想都知道不是老鼠吃的,绝对是很大的大老鼠。埃尔隆德还是有些心疼,悄悄把罐子藏起来了,然后在花圃里立了一块牌子:小心蜜蜂。

瑟兰迪尔觉得埃尔隆德的字还是不错的。


第二天埃尔隆德特意提早回家,一进门就看到瑟兰迪尔用手指沾了什么东西往嘴里送,定睛一看,坏了。

“瑟,瑟兰,你拿的是蜂王浆。”说到这里埃尔隆德已经不知道该怎么进一步解释蜂王浆的功效了。

“抱歉,你做的蜂蜜太好吃了,我没忍住。”瑟兰迪尔只能再次以微笑化解尴尬,虽然他自己也觉得已经丢人丢到九霄云外了。

难怪吃起来味道不对。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“林迪尔你说什么?”埃尔隆德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,他前几日刚跟好友抱怨过家里的不速之客,今天林迪尔打电话过来告诉他,他被骗了。

“瑟兰迪尔根本就不是什么手模,他是密林珠宝公司的总裁!你怎么惹上这号人了!”

“那我怎么办?”

“你去告诉他,他这是明目张胆的敲诈!”


晚饭时候,埃尔隆德打算问出这个憋了一天的问题,他深吸一口气:“瑟兰迪尔先生,我想问你一个问题。”

“嗯?”

“你是密林珠宝公司的总裁,并不是手模。”

“的确如你所说。我不是手模。”

“那你为什么要……”

“因为我喜欢你做的蜂蜜。”瑟兰迪尔视线移到一旁不看埃尔隆德的眼睛。

“嗯?”这倒是个埃尔隆德始料未及的答案。

“所以你想要我赔偿你什么?”

埃尔隆德没想到瑟兰迪尔会如此痛快的承认,自己反而不知该说什么了,瑟兰迪尔除了偷吃蜂蜜也没做特别过分的事。

一夜无话。

瑟兰迪尔还是住在埃尔隆德的书房,每天准备丰富早餐。而埃尔隆德却发现这几天经常有人打来电话询问蜂蜜的事,他在网上也没收到如此多的好评啊,怎么突然来了这么多订单。

“我帮你做个了广告。”

“我……”埃尔隆德看的那些书上的句子完全无法表达自己此时的心情。

“埃隆你想谢我?”

“嗯。”

“那你教我写诗呗?”


评论(27)
热度(68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