— 墨澜枫 —

Bite(CP:ET)

新版乐乎好不适应啊,要上天

写这章中途被打断好几次,弄得跟难产一样(ó﹏ò。) 


Chapter2

等了几个世纪的礼物?埃隆真会开玩笑。瑟兰迪尔不知道第几次笑出声来,在自己的办公室的皮椅上找了一个更加舒服的姿势靠着,思绪又飘回家里,埃隆现在做什么呢?在他的键盘上敲敲打打?还是在床上补眠?唉,总是熬夜,得劝劝他才行。

偏偏埃尔隆德一张巧嘴,张嘴就是甜腻腻的情话,瑟兰迪尔想反驳什么也无法开口。就像上次的情人节一样,瑟兰迪尔原本想跟埃尔隆德讨个吻,可埃尔隆德呢,变魔术一样拿出一条做工精致考究的项链,暗红色的项坠周围点缀着几颗碎钻,背面刻着两人的名字。

“瑟兰,答应我好吗?等到结婚的时候。”瑟兰迪尔的耳边似乎又响起当时埃尔隆德温柔的话语。瑟兰迪尔抚摸着还带着他体温的项坠,微微一笑。

还是去网上看看该怎么劝埃隆早睡吧。瑟兰迪尔打开网页,敲下问题:男朋友总是昼伏夜出,该怎么劝他早睡?

答案千奇百怪。

跟他好好讲晚睡的危害。不可能,自己说不过埃隆。

在牛奶里放一些安眠药。不,这对埃隆的身体不好。

……

情趣play。瑟兰迪尔想了想自己换上那些衣服的样子……算了,又不是欲求不满。

没有一个答案有用!瑟兰迪尔有些懊恼,烦躁地拨动鼠标滚轮拖到最后,扩展词条里竟然有吸血鬼这条链接。

现在网页联想都能这么奇葩。瑟兰迪尔随手点进词条一看究竟。

起源是因为一只蝙蝠咬了正常的人类,人类被咬之后就变成原代吸血鬼,原代吸血鬼再通过吸食人血发展初代吸血鬼。

简直就是在开玩笑,讲什么神话故事,瑟兰迪尔笑道。

吸血鬼残暴而危险,特别是女吸血鬼,为了吸食人类血液她们可以想尽一切办法。

大蒜、十字架、圣水、银质武器,都可以很好的抵御吸血鬼。用火焚烧,或者将大蒜塞进嘴巴后再用桃木钉入心脏,都可以杀死吸血鬼。

吸血鬼体温偏冷,害怕阳光,习惯昼伏夜出,平时睡在棺材里。

……

昼伏夜出…昼伏夜出…埃隆确实睡得晚,体温偏冷……瑟兰迪尔心里瞬间冷了一下,他突然意识到他从来没有接触过埃尔隆德,每次埃尔隆德都巧妙的化解了。

疑心易生暗鬼。


傍晚,埃尔隆德准备回他和瑟兰迪尔的家里准备晚饭。

“格洛芬德尔,我交给你们调查的事情有什么进展了吗?”

“战场的军事部署我看过很多次,对方所有的安排都是针对我们的部署,只有我和埃克这边没有受到袭击,因此大战到最后才能杀出一条血路。”

“还有这边。”埃克塞里安把地图展开,指着西侧靠近山脉的部署,“这里原本是希尔玛的阵地,她是负责召唤蝙蝠干扰敌人进攻的,虽然不是决定性的力量,但是对阻挠敌人进攻脚步有至关重要的作用。可是在战场上,希尔玛的部队受到仅次于吉尔加拉德的严重打击。敌人似乎一开始就知道希尔玛的方向,直接开始猛攻,她的部队还没来得及反应就被压制住了。”

“嗯,这次战争的目的很明显,就是要毁灭整个家族”埃尔隆德摩挲着有些泛黄的纸角,那场大战给整个家族带来太大的创伤,他们失去了三位长老,损失了大半的家族成员,前来援助的另一位原代吸血鬼吉尔加拉德也在大战中战死。从此整个家族更名瑞文戴尔,隐姓埋名尝试融入人类社会……

“对方能集结这样多的兵马,肯定早有准备,咱们知道得太晚了,晚得我都不敢相信。”埃尔隆德点点对方的军事部署,“将近咱们三倍的兵力,要是没有吉尔加拉德的援兵,咱们就完了。”

“您是怀疑有内鬼?我们也调查过了,但是时间太久远了,实在找不出线索。”格洛芬德尔无奈地摊摊手。

“我明白,这件事你们继续查吧,我先走了。”

“族长。”埃克塞里安拦下了准备出门的埃尔隆德,“关于您和那位人类的事情,家族里面……”

“我明白你的意思,我会慎重处理的。”埃尔隆德拍拍他的肩膀,拿过大衣离开了。


“埃克,你是不是怀疑梅格林?”格洛芬德尔等埃尔隆德走远了才问道。

“难道你不怀疑他吗?”埃克塞里安反问。

“他很像他的父亲,偏激,性格阴暗。但是我不敢相信他会做出毁灭整个家族的事情,而且后期重建瑞文戴尔他也出了不少力。”

“那我问你,当初你恨不恨梅格林?”

“当初我的确恨他。”格洛芬德尔叹了口气,若不是梅格林,他和埃克塞里安也不至于在外面吃尽苦头。

“你现在没那么恨他了吧,吸血鬼都是会变的,但这并不代表他当初没做过。”


埃尔隆德看着眼前瑟兰迪尔递过来的红酒,馥郁芬芳的酒香里夹杂着另一种清冽的味道,属于瑟兰迪尔的味道。瑟兰迪尔在酒里掺了他自己的血液,他没敢掺太多,只是刺破手指在酒里点了一下。希望埃尔隆德不是吸血鬼,希望他闻不出来,瑟兰迪尔从来么觉得自己心跳得如此之快。

手都在抖,埃尔隆德没有放过任何一个细节,瑟兰在紧张地盯着自己,甚至都没注意到他自己的手还在抖。瑟兰,你在害怕什么?你终于知道我是吸血鬼了吗?

这杯酒是非喝不可了。埃尔隆德接过酒杯一饮而尽。

“晚安瑟兰,have a sweet dream”埃尔隆德强压下喉咙里火辣辣的痛感,笑着道完晚安。


半夜里埃尔隆德一直睡不着,喉咙里火烧一般的感觉稍稍缓解,他得给埃克塞里安打个电话。

“族长,什么事?”

“我跟瑟兰签了血契……”埃尔隆德不知该如何解释,“他不知道那是血契。”

埃克塞里安不知该如何回答,他明白埃尔隆德不可能放弃瑟兰迪尔,但是他也明白自从Bloody Forest之战后,家族成员都比较排斥人类,他更明白埃尔隆德肩上是整个家族的重任,不可能像他们当初那样为了爱情抛下一切。

“族长,希望您真的考虑清楚了。”

“嗯。”

“家族里的情况,我会帮您盯住。”


“族长怎么了?”格洛芬德尔被电话声吸引过来。

“族长跟那个人类订了血契。”

“早晚的事。”格洛芬德尔并不惊讶,“我猜族长一会儿会给我打电话,你信不信?”

话音未落,格洛芬德尔的手机就响起来,拿起手机一看,果不其然,骄傲地举着手机在埃克塞里安眼前炫耀一番,没接。

“你为什么不接?”

“埃克我告诉你,你们把眼睛都盯在族长身上,但是这件事的症结可不是族长,所以咱们谁劝都没有用。”

“难道在瑟兰迪尔身上?”埃克塞里安有些不解。

“对。我明天去看住那个小家伙,你可别跟组长说啊。”

“你想去见他?难道你……”

“bingo~你可千万别说,不然族长非得扒了我的皮。”格洛芬德尔趁机亲一口还在迷茫不解状态的埃克塞里安。





评论(33)
热度(56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