— 墨澜枫 —

桃花记(CP:ET)古风 情人节段子一发完

(题目算是双关?情人节快乐,祝单身狗找到对的人,成双的幸福一生)

瑟兰迪尔后院的桃花树今年不开花了,宅子里的人都嫌不吉利,劝瑟兰迪尔赶紧砍了换棵新的,哪有王爷府上养枯树的道理。可这树是宅子建起来的时候就有的,到了瑟兰迪尔这辈已经百十来年了,再怎么说也是有年头的老物件,瑟兰迪尔不忍心。
手抚摸过树干,干枯的表皮蹭得瑟兰迪尔的手心发疼,双手扶住主干用力撼动几下,枝干轻轻颤动,毫无生气。唉,瑟兰迪尔的神情似是要送别一位旧友,千言万语不知从何说起。
“都说李代桃僵,你这又是何意呢?”瑟兰迪尔喃喃道。
府上的人以为瑟兰迪尔被勾了魂,走路都绕开那树。

天干物燥,小心火烛。
打更人的灯笼被风吹得滴溜溜转,滚到一旁的草丛里瞬间就窜起火苗来,打更人吓得赶紧去叫人。
“王爷还在里面!”火烧到了瑟兰迪尔的房间,众人合力泼水却也无济于事,门口烈焰的温度烤的人睁不开眼睛,根本进不去。木质屋顶发出沉闷的声音,再不救人房子恐怕要坚持不住了。
瑟兰迪尔被浓重的黑烟呛得头昏,迷茫间感觉有人把他从地上抱起来,向火焰少弱些的窗户走去,用长袍遮住他的身体免得被火灼伤,矮身从窗户一跃而出。
晚上的火直到清晨才渐渐熄灭,连后院桃树的树干也被烧黑了一半。

几年前还在树下看书,漫天粉色的桃花当真是极美,瑟兰迪尔最后在树下睡着了,几朵桃花落在他的鬓角。瑟兰迪尔想起来昨晚那一丝熟悉的味道。
他曾在树下埋了酒,临封坛的时候放了满满一捧树上的桃花,现在起出来应该刚刚好。
家丁都在忙着清理残砖断瓦,瑟兰迪尔找了铲子自己挖出来,坐在树下慢慢喝。

“原本想助你渡过此劫,却还是险些伤着你。”黑发的男人袍子一角被烧坏了,看起来有些窘迫。
“我没伤着,倒是你,袍子破了也不知补一补?”瑟兰迪尔并不怕他,或者早有此猜想。
“你坛里的酒还有吗?”
“想要?”瑟兰迪尔把坛子护在怀里,堂堂王爷一副无赖的架势仰头笑道,“那是要交酒钱的。”
埃尔隆德变戏法一般在手中捏了一枝桃花,轻轻挑起瑟兰迪尔的下巴:“美人相邀,自是要带礼物的,不然岂不辜负了眼前美景?”
枝头的花朵挠得瑟兰迪尔下巴发痒。

正所谓,凭君莫厌临风看,占断春光是此花。

评论(25)
热度(49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