— 墨澜枫 —

Bite(CP:ET)

(过渡章节==我总觉得这篇文适合等我全写完了再一口气看,里面很多小细节都是为了引出后文的)

chapter7

埃尔隆德宅邸里的侍者双手捧过瑟兰迪尔手上的水杯,保持着向前弯腰的姿势露出标准的微笑:“尊敬的瑟兰迪尔先生,能为您服务是我无上的荣幸。”再递上一块雪白的手帕,一如既往的恭谨亲和。

但对瑟兰迪尔来说这位侍者的过于恭敬的态度让他如坐针毡:“不不,您不必这样。”瑟兰迪尔几乎想亲手把手帕洗干净放回原位,他被另外一名吸血鬼当成神明一样捧得高高在上,想想就一阵恶寒。

受不住侍者热切的目光,瑟兰迪尔只得把手帕交到侍者手中:“埃隆回来了吗?我想见他。”

侍者深鞠一躬:“荣幸之至。”平稳地端着手里的拖盘离开了,燕尾服在身后甩出了一个弧度。

他再多呆一秒我就要受不了了!埃隆怎么还把埃尔洛斯的画像摆在卧室里!瑟兰迪尔撑着大腿慢慢站起来,长舒一口气。这几天瑟兰迪尔大腿的伤口好得差不多了,能自由活动之后他一下来了精神,一会儿翻翻埃隆藏书楼里的陈年古董,发现了好几张价值连城的油画,密林美术馆的馆长盘算着如果埃隆同意展出这些画的话,他的美术馆门票可要涨了,还有那些珍稀的典籍,甚至很多都是孤本,翻印出来肯定能赚一大笔。

 

埃尔隆德让埃克塞里安调查的事情依旧没什么进展,沿着瑟兰迪尔手机收到短信的来源追查,结果是个伪基站,完全没有一点线索,干净利落。

“这时候吸血鬼的嗅觉完全没用。”埃克塞里安揉着太阳穴,他已经一天没有休息过了,头痛不可避免地找上门来,“这该死的后遗症。”

格洛芬德尔扬着手里的三封信件,风风火火地冲进客厅里:“领主!吉尔加拉德的长老们来信了!”

接过那些信件,古朴的火漆花纹显示出它们的来源,埃隆知道这些信件的分量:“其他两位没有来信?”

“暂时没有了。”格洛芬德尔无奈摇头,他估计这几封信件的火药味一定很重,不是个好兆头啊,“信上都说什么了?”

埃尔隆德快速浏览着信件,有些心不在焉地答道:“无非就是认为人类不可靠,让我以家族大计为重,早点放弃之类的。”埃尔隆德把手中的信纸草草折起来塞回信封里,这些信件的目的简直显而易见,“五位长老三位都给我来信,除了给我施压,还会在吸血鬼间激起反对之声,让我失去威信。”

金花听后皱紧了眉头,能说动三位长老写信的原因无非就是族长爱上一个人类,甚至为了他中断朝贡大会,但出面说服长老的只有那些仇家:“那会是什么人呢?”林迪尔做了埃尔隆德多年的秘书,不会是他,他是个合格的秘书,分得清轻重缓急,“我一直怀疑梅格林,可惜没有证据。他那天在朝贡大会上表现得太激烈了,一口咬定瑟兰迪尔是人类派来的间谍,会对家族不利。”

梅格林……真是个头疼的名字,他的偏激和阴暗所有人有目共睹,但是在煽动他人情绪方面他真是有极高的天赋。埃尔隆德揉了揉眉心:“现在就算瑟兰变成了吸血鬼,也不可能一下得到所有吸血鬼的认同。”

格洛芬德尔接过埃尔隆德手里被攥得皱巴巴的信件:“现在我们……”

话音未落,一颗子弹呼啸着穿透玻璃,格洛芬德尔猝不及防,子弹直接穿透他的胳膊。这一切发生的太快,沾着血的子弹撕裂他的肌肉,穿过茶几的空隙落在地板上,他却来不及反应,那是一枚闪着寒光的银质子弹。这种特殊的子弹会给吸血鬼带来更多的痛楚,残留的银屑会让伤口血流不止,难以愈合。

“我去追!”埃克塞里安翻过窗子,调动他的意念控制住周围一切有生命的物体,屏息凝神感知最细微的声响,哪怕是人的心跳他的耳朵都捕捉到。我捉住那个打伤格洛芬的家伙一定把他撕成碎片!


评论(12)
热度(53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