— 墨澜枫 —

三愿 【ET-bgm有限公司周年庆】

紧赶慢赶总算赶上了,大半年木有产出的人求不嫌弃。在这个温馨有爱的大家庭里,就像晚归的人看到熟悉的灯光,让人温暖而坚定。

为了圈子还会努力产出,能尽一分自己的力量我荣幸之至。



木精灵居住的森林深处有一间小屋,据木精灵们口耳相传,屋子里住的是个人类,一个疯婆婆。没有人知道她是怎么来到森林的,也没有人知道她是做什么的,只知道偶尔有青烟从屋里升起,据说那是精灵的亡魂。

 

“这次该我藏了,你把眼睛闭好,不准偷看!”年幼的瑟兰迪尔笑眯眯地把加里安推到一边的树上,身手矫健地跑进了森林深处。

 

“小精灵。”嘶哑的声音如同破败的风箱,瑟兰迪尔猛地转过头,正对上一张遍布雀斑皱纹的脸,一条伤疤狰狞地横贯额头。瑟兰迪尔往后退了几步稳住神,问道:“您是谁?”

“我?我是个疯子,也是个女巫,嘿嘿。”老婆婆干笑两声,浑浊的眼珠盯着瑟兰迪尔上下打量。

瑟兰迪尔被看得浑身不舒服,又不好转身就走,便问道:“您有什么事吗?”

“我知道你是个王子。”老婆婆狡黠地看了他一眼,继续道:“我还知道,你们经历过战争。”

这两条都完全正确,瑟兰迪尔有些害怕,难道大人们说这个老女巫会吃掉小精灵是真的?

“你在害怕?”老婆婆脸上的皱纹深了几分,笑着看他:“你将是个出色的领袖,你会是个无微不至的父亲,却是个不合格的恋人。”

“您可以从书上得知历史,但这不能证明您可以预知未来。”听到这里瑟兰迪尔有些反感,他的父亲家教甚严,怎么会出现一点点的瑕疵,何况她口中的不合格。

“拿着这个。”女巫随手捡起地上的一颗橡子递给瑟兰迪尔,“你有三次许愿的机会,兴许会有所改变。”

远处传来加里安的呼唤,瑟兰迪尔不想耽搁下去,他接过沾满泥土的橡子:“虽然您这样说,但我还是不相信。”

“精灵漫长的生命啊,真是有趣。”

 

战争让很多人失去了亲人,包括瑟兰迪尔。他身披染血的战袍,踩着烈焰灼烧后焦黑的土地,一步步走上简陋的木台,这是他生平最不愿见到的加冕仪式。

繁重的军务和全族的未来突然压在他的身上,瑟兰迪尔摘下王冠揉着发疼的额角,那位传令官写来的纸条倒是帮了不少忙,睿智的建议和恰到好处的安慰,无比熨帖。窗口飞来熟悉的信鸽,他真是个温柔的精灵。瑟兰迪尔摩挲着手里的橡子,轻声说道:“一愿天下太平。”

 

瑟兰迪尔得知莱戈拉斯跑到长湖镇的时候,发疯一般亲自带兵出击,瑟兰迪尔知道他对不起很多人,所以他不能眼睁睁看着他的亲人,他的孩子去送死。他知道龙焰会带来什么痛苦,他也知道发疯的矮人会做出什么,他宁愿奋战之死,也要保莱戈拉斯平安。出征的前一晚,他在心里默默说道:二愿幼子无恙。

 

精灵的时代终将过去,西渡成为他们最好的选择。可是木精灵们留恋自己的故土,不愿离去。瑟兰迪尔给埃尔隆德送去了自己最后一封信件:三愿永驻中洲。

他不能放下自己的子民,不能放心自己的孩子,不能放下肩上的担子。

三愿?瑟兰迪尔笑出了声,其实根本没有什么愿望,一颗橡子,只会让他看清了使命责任,也让他放下了自己的真情。心碎而死吗?瑟兰迪尔怎么会允许自己做出不负责任的事。每天晚上睡不着的时候,他就借着月光翻看那些老旧泛黄的信件。瑟兰迪尔很庆幸他已经攒了厚厚一沓,足够翻到天亮,再用那些永无休止的工作填满他的生活。

如今橡子已经种在他的房前,奇迹般地长成了大树。

该做的事情已经做完,他想得到的,大概再也得不到了吧。

 

“瑟兰迪尔。”

“爱隆?你不是已经西渡了?我……”

“你不必多说,我都懂。只是此痴愚念头,至死不改。”


评论(14)
热度(6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