— 墨澜枫 —

诗、酒,还有你(CP:ET)

OOC预警!

瑟兰迪尔醉酒之后红着眼睛,迷蒙地看着埃尔隆德:“埃尔隆德啊,你可真是位温柔多情的恋人”
埃尔隆德不解,瑟兰迪尔醉酒他见过太多次,大多都在抱怨生活中的细枝末节,真是拿这个细腻敏感的精灵王一点办法也没有。
可是这次怎么会说这样的话?
“瑟兰,温柔我承认,但是多情你是怎么看出来的?”埃尔隆德坚信多情在这里一定不是什么好词。
“我……我就是看出来了……”瑟兰迪尔想拍拍埃尔隆德的肩膀,醉酒后就变成了推搡,埃尔隆德被推得倒退几步,瑟兰迪尔也失去重心,倒在他怀里。
“我就是知道!”瑟兰迪尔眯着眼睛说的信誓旦旦。
好吧,不能跟喝醉的人讲道理。
埃尔隆德架起醉醺醺的瑟兰迪尔想要送他回房间,自从莱格拉斯自己去闯荡中土并甩掉了跟踪他的密林侍卫之后,瑟兰迪尔就经常来瑞文戴尔小住换换心情,虽然每次都一副看谁都不高兴的表情。
“埃隆!你要带我去哪!我还没喝完呢!”瑟兰迪尔转身就想去抓桌上的酒杯,顺带勾着埃尔隆德一起栽倒在桌子旁边。
“瑟兰,你明天还要早起!”
“明天夏日庆典!你这个工作狂!”
埃尔隆德揉揉眉心……
瑟兰迪尔突然像泄了气一般叹了口气:“我把我的莱格拉斯弄丢了……去年我们还一起看表演呢。”
“瑟兰,你要给他空间让他成长。”
“我只是有点担心他。”
埃尔隆德当然明白瑟兰迪尔是怎么想的,此时他却说不出一句安慰的话,这种深沉的情感岂是几句话可以宽慰的。
“算了,说点别的吧。”瑟兰迪尔抬手在桌上胡乱摸索,抓住高脚杯拽到自己面前,把仅剩的酒一饮而尽。
“考你一个记忆问题。吾之所求,如同葡萄美酒。这句诗是谁写的?”
埃尔隆德顿觉头大,醉酒的精灵都这么难缠么?这么一句要从那里找啊,给图书馆扫灰么?
等等,这句,好像是我写的。
“你还记得是写给谁的么?”
那时少年的瑟兰迪尔在河里摸鱼,卷起的绿色裤子露出一截白皙的小腿,高高束起的金发在阳光下闪着明艳的光。
埃尔隆德心里鬼使神差地冒出了那句话。
“原本是想给你的,但是觉得不够好。”
“给我的啊。那我该回点什么好呢?”瑟兰迪尔慵懒地枕着桌沿笑着看他,埃尔隆德才发现,今天瑟兰迪尔摘掉了他的头饰和手上的戒指,裹了一件柔软舒适的棉布长袍,看起来温和了不少。醉的有些迷蒙的蓝眼睛笑得眯起来。
“那就如你所求吧。”瑟兰迪尔抚摸着埃尔隆德衣襟上的钮孔,舔了一下他的嘴角。醇美的葡萄酒香气愈发浓烈,萦绕在鼻腔里,埃尔隆德第一次觉得葡萄酒能让他如此欲罢不能,仿佛只有贪婪地深吸每一口气才能缓解内心深处的躁动,却又更加留恋美酒的芳香,如同上好的丝绸轻拂脸颊。
瑟兰迪尔在埃隆怀里找了个舒服的姿势躺下,埃尔隆德陪着他躺在地板的毛毯上,第一次不想从地上起来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英明睿智的金花领主当然不会给别人的生活制造麻烦,但这并不妨碍他偶尔捉弄一下小精灵们。
格洛芬德尔:瑟兰迪尔,你觉得这首诗写的好不好?
瑟兰迪尔:用词不错,很优美的诗,写给你的?
格洛芬德尔:不不,这可不是写给我的。是我在图书馆找到的。不过我可以告诉你这是埃隆写的。

(瑟兰迪尔捏着泛黄的纸气冲冲地走了,仔细思考了一下午,并且无意识地全背下来了。)

评论(10)
热度(40)